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主管 中国政府采购报社主办 财政部指定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供应商 >> IT电子报 >> 欧洲人对新兴数字技术的四重悖论

欧洲人对新兴数字技术的四重悖论

栏目: IT,电子报 时间:2019-04-15 18:28:13 发布:管理员 分享到:
【摘要】

【前沿视角】

欧洲人对新兴数字技术的四重悖论

《2019年欧洲技术洞察报告》译评

■ 刘元兴

西班牙IE大学变革治理中心每年发布的《欧洲技术洞察报告》是一个反映欧洲人对技术变革及其治理的态度和看法的晴雨表。马德里时间2019年3月19日发布的《2019年欧洲技术洞察报告》就反映了欧洲人在对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边缘计算等新兴数字技术的忧虑和期待中产生的四重悖论。

西班牙IE大学(Spain’s IE University)变革治理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Governance of Change) 已经于2019年1月份对在英国、西班牙、德国、法国、爱尔兰、意大利和荷兰的2500名成人进行了民意测验调查。这个调查意在摸清这7个国家的公民如何看待其所在城市和工作场所正在发生的新兴数字技术变革以及对政府应对数字技术变革有何期待和要求。调查结果整体表现出欧洲人对新兴数字技术的忧虑大于期待,忧虑包括失业、社交虚拟化等。正是因为这种忧虑,大多数受访者希冀政府承担起更多的责任,要求政府强力介入管控技术风险,而不仅仅是采取“征收附加税”“失业救济”等“最少干预”政策措施以促进数字技术发展。但是出于对民主的失望,欧洲人又不想由政府来作出治理他们的社会和国家的决策,而是希望由人工智能来作出。总之,从此次民意测验调查结果来看,译评者总结出:欧洲人对新兴数字技术的态度和看法表现出四重悖论:(1)第一重悖论:期望数字技术促进社会进步,但又对数字技术产生过多的恐惧和忧虑;(2)第二重悖论:担忧数字技术进步导致失业,但又认为雇主公司不进行数字技术改造将会很快倒闭;(3)第三重悖论:支持“政府干预最少”以促进数字技术发展,但又想要政府强力介入管控技术风险;(4)第四重悖论:对民主失望后想让人工智能代替政客,但又想要政府来管控人工智能风险。

这些调查结论在不同国家、不同年龄段、不同性别和不同思想倾向的人群之间基本是一致的。

第一重悖论

美国人(尤其是硅谷)正在为机器人和自动化的持续发展而感到高兴,将其看作能够加速经济增长和改善人民生活的一个契机。然而,这一美好的故事却没有在欧洲上演,其中56%的欧洲公民表达了对机器替代人类执行大部分工作的未来世界的忧虑。忧虑的程度,随着人们年龄的增大越发严重,忧虑人群占比接近60%,是对新兴数字技术前景充满信心和热情的公民的两倍。这种忧虑情绪可能会对正在进行生产流程自动化改造的公司产生很大的影响。

该民意测验调查结果确认了研究者之间的一个共同的直觉: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引发欧洲公民日益增长的不安全感和不确定感。超过三分之二(70%)的不同年龄段的欧洲公民相信,如果得不到适当的监管和控制,新兴数字技术创新将在之后的10年间对社会产生弊大于利的后果。

民意测验结果可以反映出欧洲人对新兴数字技术带来的社会变化的深度焦虑,其中一半以上的受访者担心工作会被机器人取代。或许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欧洲人不仅仅担心他们在就业市场上面临的挑战,也担心这对他们的社交生活将产生负面影响: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人们未来将花费更多时间来进行网上社交而不是面对面社交,表达了数字虚拟关系代替人类现实接触的焦虑。

第二重悖论

民意测验数据表明,欧洲人还担忧面对即将到来数字技术变革和转型,现有的教育和培训制度系统会失灵。大多数被调查的欧洲人(60%的受访者),感受到现行教育制度系统并没有教育和训练他们应对新兴数字技术带来的挑战,尤其对年龄稍微大一些的大学毕业生来说,因为他们发现自己面对正在快速变化的就业市场无所适从。另一方面,他们(每10个欧洲雇员中就有4个)还认为,如果他们工作所在的公司不能够正确适应新的数字技术变革和应用场景,很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内消失,除非他们使用新兴数字技术对其生产系统进行全面改造和对其商业模式进行快速改变。这种悲观情绪在千禧一代(18-34岁)尤为严重(占比54%),他们看起来对其雇主公司存续持一个更加悲观的看法。相反,65岁以上的高级雇员却非常自信,其中只有22%的人担心公司在新兴数字技术变革背景下的存续问题。

第三重悖论

上述欧洲人所持有的“新兴数字技术对社会弊大于利”的确信,可能会对数字技术创新形成阻力,因为其导致要求政府加强监管的呼声升高。例如,调查结果显示:被调查的绝大多数欧洲人期待他们的政府可以设置新的法律和税种来限制自动化并阻止失业性裁员,尽管这意味将会阻止技术变革的步伐。

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欧洲公民支持政府对公司商业自动化蔓延进行控制,但有“温和监管”和“强力监管”两种声音。很多受访者支持“最少干预”政策措施,即“温和监管”,例如对因引入自动化导致工作岗位减少的商业行为建议征收附加税(67%的受访者支持)或者对受到失业影响的人群给予额外救济(71%的受访者支持),以不妨碍新兴数字技术创新和发展。而政府强力干预却获得了更大比例受访者的支持:72%个人受访者认为政府应该对能够使用机器替代人力的工作数量进行限制。74%的个人受访者认为在商业开展中仅应允许使用机器或人工智能替代那些危险或不健康的工作。

第四重悖论

该民意测验调查发现,四分之一的受访者,更倾向于支持由人工智能来代替政客做出关于治理他们国家的指导性决策。在荷兰、德国以及英国,持这种想法的公民比例甚至更高,达到三分之一。在退欧这一奇特现象和欧洲代议制民主模式问题的关联之际,该调查结果清楚地反映了人们对政客的失望程度。

在全世界范围内,公民已经对民主表达出越来越多的不满,并越来越怀疑他们的声音是否会对政治决策产生影响。对政治精英日益增长的失望情绪正在反应出来。在这种背景下,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很多欧洲人宁愿让人工智能来作出治理决策,而不是由政客来作出。

“这种倾向看法,或许与公民对政府和政客的日益增长的不信任感有关。这就形成了对欧洲代议制民主模式的强烈质疑,因为其挑战了人民主权这一概念的初衷。” IE大学变革治理中心的主任Diego Rubio声称。

此次民意测验调查反映出的“对政治精英失去信任感”这一结论与最近几年许多其他调查研究以及民意测验一致。

但是算法决策这种解决方案并不是没有问题:算法设计者可以在设计阶段编入自身的偏见或歧视,来操纵或滥用算法获得某种特定(不公平的)结果,如此算法决策和人类决策同样有着潜在的问题和风险。民意测验调查结果也发现,受访者期望政府通过立法规制、限制自动化以及对受影响的失业人群给予救济等措施,来减少新兴数字技术可能对他们生活的损害和风险。

该民意测样调查结果凸显这样一个悖论:在四分之一的欧洲人更倾向于人工智能代替政客来做出治理他们国家的决策的同时,却又因恐惧新兴数字技术发展(尤其是日益增长的自动化)要求政府履行更多责任,强力介入、加强监管。

正如报告执笔人所写的那样——“这凸显了我们生活于其中的悖论困境。(欧洲)人们对政府越来越失望,然而同时却还需要政府来介入处理新型技术可能带来负面的社会和经济影响。”

(作者单位:京东数字科技研究院)




本报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中国政府采购报,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LIZHENG

本文来源:中国政府采购报第850期第5版
欢迎订阅中国政府采购报

我国政府采购领域第一份“中”字头的专业报纸——《中国政府采购报》已于2010年5月7日正式创刊!

《中国政府采购报》由财政部主管,中国财经报社主办,作为财政部指定的政府采购信息发布媒体,服务政府采购改革,支持政府采购事业,推动政府采购发展是国家和时代赋予《中国政府采购报》的重大使命。

《中国政府采购报》的前身是伴随我国政府采购事业一路同行12年的《中国财经报?政府采购周刊》。《中国政府采购报》以专业的水准、丰富的资讯、及时的报道、权威的影响,与您一起把握和感受中国政府采购发展事业的脉搏与动向。

《中国政府采购报》为国际流行对开大报,精美彩色印刷;每周二、周五出版,每期8个版,全年订价198元,每月定价16.5元,每季定价49.5元。零售每份3元。 可以破月、破季订阅。

欢迎订阅《中国政府采购报》

订阅方式:邮局订阅(请到当地邮局直接订阅)